時尚圈大震:女魔頭 Anna Wintour「不重視黑人」道歉,Beyonce 強烈堅持才用黑人攝影

近日美國《VOGUE》雜誌主編 Anna Wintour 道歉:「我應該更重視有色人種!」全球媒體正在經歷「道德危機」。

本週美國《Harper’s Bazaar》雜誌,任命 Samira Nasr 上任新主編,成為《Harper’s Bazaar》153 年來,第一位有色人種的女性主編。

時尚圈都認為,這對競爭對手《Vogue》雜誌,以及其母公司康泰納仕集團,近日受到的批評聲聲浪,形成了巨大反差與強烈打擊。

「時尚女魔頭」Anna Wintour 在時尚圈呼風喚雨,地位舉足輕重。她是執掌美國《VOUGE》32 年的主編,是母公司媒體巨頭「康泰納仕集團」(Condé Nast)藝術總監,也是集團的「全球內容顧問」。

日前她的內部 email 道歉信曝光:

「我想直說,我知道《VOGUE》還沒有足夠重視種族多元,我沒有更多的去提拔有色人種編輯、有色人種寫手、有色人種攝影師、有色人種設計師,和其他有色人種創作者,並為他們提供更多的機會。我們也曾因缺乏種族多元性,登載過很多存在偏見的圖片和文章。我對這些錯誤負全部責任。」

Anna 還表示,未來會領導《VOGUE》成為更多元化和包容的平台,不僅是黑人,而且全方面的多元性,聘雇更多不同膚色、不同背景、不同國家的人,參與到雜誌的營運之中。


《VOUGE》與「康泰納仕集團」被指涉「種族主義」

康泰納仕(Condé Nast Publications Inc)是一個國際期刊出版集團,旗下包括《The New Yorker》、《Vogue》、《GQ》、《Vanity Fair》、《Bon Appétit》、《Conde Nast Traveler》、《Wired》等知名雜誌。

康泰納仕集團旗下的《Bon Appétit》美食雜誌主編,於 2013 年萬聖節,與太太身穿「醜化波多黎各人」的服裝,把臉塗成咖啡色(Blackface),遭批冒犯少數族群,日前也因此道歉離職。

《紐約時報》前天刊出一篇文章:「Anna Wintour 能否安全度過這次的社會正義運動?」會不會迫於於輿論壓力辭職?

《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雜誌獨家內幕表示,Anna 有時會要求員工提前 30 分鐘到達,以及要求黑人助理幫她清理高爾夫球竿。

有許多在「康泰納仕集團」工作的黑人,在過去幾年都被解雇了,談到他們在集團內面臨的挑戰,他們表示,很難被人聽到,或獲得工作上所需的資源。

當涉及黑人文化的話題時,面對白人老闆的無知,和覺得他們懶惰的刻板印象,他們總是不得不解釋這一切,感到筋疲力盡。

有色人種要登上美國《Vogue》更加困難,儘管近年《Vogue》已經盡最大努力,讓 Rihanna、Serena Williams、Lupita Nyong’o 等黑人名人登上封面。

NBA 球星 LeBron James,在 2008 年成為史上第一位登上《VOUGE》封面的黑人,他與頂級超模 Gisele Bündchen 合拍,當時很多人認為這是將黑人醜化為金剛,是種族歧視。

《Vogue》雜誌十大編輯,全部都是白人,根據康泰納仕集團發言人,編輯部的各個部門中,有色人種僅佔高級主管的 14 %。

發言人承認,公司在多元化方面還需要很大進步,但他也為 Anna 辯護,稱她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一直大力支持各種膚色的設計師,並為他們籌集了資金,還任命了 2 名黑人編輯來管理《Teen Vogue》。

但自從她的搭檔,時尚界第一位黑人編輯、《Vogue》前特約編輯 André Leon Talley 離開後,黑人編輯幾乎為零。

André Leon Talley 在自傳《雪紡風衣:一部回憶錄》中表示,《Vogue》或許是因為年齡歧視,以及他過胖的外表,才決定開除他,他表示康泰納仕集團的企業文化很殘忍,也與 Anna 反目成仇。

他還表示,Anna 不感謝他為《華盛頓郵報》撰寫專欄,稱讚她在 2018 年 9 月,以 Beyonce 登上封面,對黑人社區具有重要文化意義。

Anna Wintour 擔任主編 30 年,在 Beyonce 強烈要求下,簽下獨家協議,讓黑人攝影師 Tyler Mitchell 拍攝美版《VOGUE》年度最大規模「黃金九月」封面。

這是《Vogue》126 年來,第一次由黑人攝影師拍攝封面。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peaking of

Tyler Mitchell(@tylersphoto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Beyonce 表示:「在鏡頭背後,隱藏著來自不同種族的不同觀點,我們將繼續以狹隘的眼光看待世界的真實面貌。這就是為什麼我想和這位才華橫溢的 23 歲攝影師 Tyler Mitchell 合作」

「21 年前我剛出道,被告知很難登上雜誌封面,因為黑人封面賣不出去。顯然,這已被證明是一個虛構的話,《Vogue》最重要月份的封面,不僅是非裔美國人,更是非裔美國攝影師拍攝的第一本《Vogue》封面。」

 

 

「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我要為年輕藝術家敞開大門。有太多的文化和社會障礙,我想盡我所能來平衡環境,為可能覺得自己的聲音無關緊要的人們,提供不同的觀點。」

「我的黑人前輩們,他們為我打開了大門,我祈禱我正在竭盡全力,為下一代人打開大門。」


《VOGUE》前公關總監 Zara Rahim 表示:「我晉升主管加薪 5000 美元,但仍比之前同職位的白人女性少近 5 萬美元…… 他們在我的工作中增加了多樣性責任,因此我應該獲得雙倍報酬。我是唯一有管理作用的有色女人。我不是黑人。最終我被告知我『抱怨太多』。」

前員工 Shelby Ivey Christie 表示,在《Vogue》與康泰納仕集團的工作,是自己的職業生涯中最具挑戰,也最痛苦的時光,來自白人同事的欺凌,讓她感到精疲力竭。甚至是資歷很高的黑人員工,也只能得到低薪,並且工作量非常大。

前 GQ 實習員工 Malcolm Venable: 「我必須說,那裡的人不像在電影和電視中,所描繪的那樣勢利、高貴和低調的種族主義者。他們更糟。」


康泰納仕集團 CEO Roger Lynch,日前表示 Anna Wintour 不會離職,她為集團工作效力近 40 年,並表示如果員工們能夠直言不諱,公司的種族差異問題,可以更早得到解決。

而根據《PageSix》消息,康泰納仕集團計劃聘請一名全球首席「包容官」,調查所有有關薪資和工作場所的歧視問題。


 

歡迎投稿|
Gimme Pop 流行音樂粉絲團
業務合作|
2842343304qq@gmail.com
 
 

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分享>粉絲專頁討論

你的支持 我們最大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