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 Perry和Taylor Swift的失敗為流行樂壇帶來了壞消息(上)

Pier Dominguez

文化作家

ME! 截圖

五月的時候,泰勒絲發佈她的最新單曲預告、附有彩色意象的ME!大家就開始東猜西揣,她是否推出了服裝品牌? 這樣的時機是否意味著她是復仇者聯盟的一部分?她要出櫃了嗎? 結果都不是,因為泰妹最終推出的是一首不起眼、與「做自己」有關的流行歌。

音樂和MV罕見地與Panic! at the Disco 主唱Brendon Urie合作,成品如小孩的五彩紙屑炸彈般炸出繽紛出色彩,柔和的色彩代表她從Reputation時代的黑白色調的軟化下來,但與Shake It Off風格雷同的副歌所帶來的簡約旋律,似乎不是那麼成熟,彷彿回到她平時的粉紅泡泡風格。由於她大量的粉絲蜂擁購買這首歌,一度來到第二名,但是就像她上一張專輯中大部分的歌一樣,比不上她之前的熱門歌曲所帶來的影響,而且也摔出前10名,樂評也是她演藝生涯中最糟糕的。

ME! 截圖

凱蒂·佩芮和泰妹一樣,因為與著名的前40大製作人Max Martin合作獲得了亮麗的成績,但也一直在載浮載沉,她上一張2017的專輯Witness更是華麗麗地flop了。上週發行的最新單曲Never Really Over正值宣傳期,是她沉寂兩年之後的回歸單曲,這首歌和MV最初在YouTube上迅速走紅,但又很快地銷聲匿跡。MV裡水果姐身穿文青長袍在田野裡遊蕩,唱著永恆的愛情。(點閱率最最高來到30多萬,低於她和泰妹那些平均一億點閱的影片。)

水果姐和泰妹過去毫不費力地稱霸榜單,把首首的神曲送上排行榜,到處都能在健身房和星巴克聽到。這些輕微的失誤並不意味著他們的職業生涯正處於危機之中(泰妹尤其),但是她們的演藝發展正處於相似的時刻:泰妹現在已經有六張專輯,水果姐五張,且在很多方面都看得出來她們目前在音樂上都成了乖乖牌,趨避風險,在一個有越來越多利基的音樂世界中展現了些許的危險。

某種程度上,譁眾取寵會將Pop的新奇、怪誕蠶食鯨吞,沒有更深層、為藝術議題冒險而產生的善意(就像碧昂絲從她的專輯4開始),僅為賦予意義而賦予意義的歌曲會顯得更沒意義。

Never Really Over 截圖

水果姐的案例更為突出,因為她的商業失敗實屬突然,她用棉花糖夢幻世界主宰了2010前後的流行樂壇,歌頌加州女孩和少女夢想,與麥可·傑克森並列,一張專輯五首登頂,主宰榜單的風格也千變萬化,她可以唱流行搖滾、涉略trap曲風、賣出隱含女權主義又鼓舞人心的歌曲,全不費吹灰之力。但她的麻煩始於2016年大選之後,當時水果姐推出了她的新專輯Witness,並談到了她進入「目的性流行(purposeful pop)」階段的願望,這尷尬的新時代短語可能會永遠與她形影不離,就像音樂世界版本的「理性分手(conscious uncoupling)」一樣。

「我曾經是暗諷女王。」她當時說道,「現在我想成為弦外之音女王,與暗諷是近義詞,但它有更多的目的性。」 話說得好聽,實際並非如此,2016年大選後不久,她發行專輯主打單曲Chained to the Rhythm便暗示人們生活在扭曲的泡沫中。廣泛解讀來看,她是在說那些住在白人鄉下、投給川普的腦殘。在當年的格萊美頒獎典禮上,她剪了頭髮,甚至穿戴Persist臂章希拉蕊風格的長褲套裝。

Never Really Over 截圖

但單曲逐漸母湯地flop了,雖空降第四名,但沒了她往年占據榜單的能量。這首歌既不夠澎湃來圈新粉,對她的死忠粉來說也不夠pop,挑錯首波主打似乎在很大程度上讓大家對之後水果姐發佈的新歌沒了興趣。她很快就在Chained to the Rhythm之後釋出Swish SwishBon Appetit,前者與麻辣雞合唱, 是首洗腦、又富有暗諷的神曲,後者是一首帶有烹飪意象的節奏舞曲,這些泡泡歌通常可以幫水果姐確保成為金曲,但都沒有進入前40名。儘管她全力以赴宣傳(包括她生命中臭名昭彰昭彰的全天候直播),這張專輯最終是表現不佳,雖然演唱會是讓專輯空降第一的部分原因,但是在接下來的一周中便摔出前十名,且從來沒再回榜過

自此之後,水果姐與修女鬧新聞、成為美國偶像的評審用戀情炒新聞等的關注度多過她的音樂。她發了不少免洗單曲,但沒有一首能造成廣大的流行,電台、YouTube或串流都吃了敗仗。Never Really Over則是發布在另外兩首之後:與Zedd合作的365,在該首歌的MV中,水果姐扮演一個機器人,但這首歌未能帶她重返榮耀;還有一首追隨拉丁潮流的合作曲、與Daddy Yankee合作的Con Calma,現在在榜單上越發起色,對水果姐來說似乎很受歡迎,但主要原因僅是跟上了拉丁曲風潮流罷了。

 

(中篇即將發布,敬請期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