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還沒看過前面的文章,請點我閱讀上篇中篇

流行音樂不一定是個人的、原創的、政治的或具侵略性的。

來源:PureWow

泰妹和水果姐有趣的部分原因是他們寧可遠離爭議。除了像水果姐的I Kissed A Girl和泰妹的Reputation 時代,他們似乎不想以任何方式倒他們青少年粉絲群(或他們的父母)的胃口。值得讚揚的是,這意味著他們從來沒有像Miley那樣大秀電臀,通過「侵略性」的展現,朝黑人風格前進,進而「成長」為白人女孩。但同時,她們似乎也不願承擔各種風險,將流行天后的優秀與偉大區隔開來:瑪咪咪讓嘻哈成為她流行音樂的核心、老娜駕馭電子樂、Riri堅持讓舞曲成為主流、腿碧拋棄女團風格的歌曲,勇敢地從一個黑人女性的角度傳遞訊息。

「我想我還是繼續喜歡棒球和熱狗好了。」水果姐在宣傳Prism半開玩笑的說,回應了對文化挪用的批評,試圖諷刺白人文化。但事實是,她的「棒球和熱狗」般的平庸、愛出沒在海邊、又施打類固醇的白人女孩美學有一些獨特之處, 至少這曾經是一個大家擁抱的觀點。同樣地,泰妹結合她被TMZ狗仔追殺的經歷,讓她詩人風格的歌曲創作成了獨樹一格的白人女權藝術作品,且極具針對性

流行音樂不一定要有關個人、原創、政治或具侵略性來成為經典或表達深度,其實水果姐企圖涉足政治,但無論她表現多麼巧妙,都證明了要達到平衡相當困難。關於流行音樂的有趣之處在於它起作用時,總是無聲無息,但當它沒達到目的,也就是你能以某種方式看到一首歌的目的、卻沒有完全理解背後原因時,幻覺就會被打破。而現在,泰妹和水果姐的表現似乎都非常平庸。

「我就是那唯一的我」泰妹在Me!中這樣唱。這首歌預期的自我定義力量與其實際的平淡無奇存在著距離,為水果姐和泰妹的現狀提供了最有趣的評論。

來源請點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