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讀過上篇的話,請點我閱讀

為賦予意義而賦予意義的策略顯得很沒意義。

在水果姐的最近一張專輯週期中,評論家們指出了她若隱若現的多元性別展現和對嘻哈的渴望使她的音樂看起來虛有其表而已。「我想,他們會不會太愛管閒事?」當她努力解決這些指控時,她如此說。她目前的新世紀(New Age)風格頗類似於老娜Ray of Light這張專輯,但少了自我意識、東方主義幻想、或創造性的電子音樂,而僅顯得普普通通、平平庸庸。「哦,我們當時真的亂糟糟」Never Really Over 的副歌中她唱道,「但這不是最好的嗎?」就像幾乎所有水果姐的歌一樣——像那種在高票房的浪漫喜劇電影片尾播放的大曲子,完全不難想像,但似乎在她自己的演藝生涯中沒有具體的作用或推動力。

「原來沒有實質的推動力?」(設計對白)

至於泰妹,她目前的單曲 Me! 似乎一樣奇怪,這首更像是在洗白她的演藝事業,以降低她Reputation時代的「爭議性」,並重新將自己塑造成她年輕鐵粉的大姐姐,而非展現成熟女性的藝術之美。(這與偏好少女形象毫無關係,瑪麗亞凱莉的Rainbow就是一部傑作。)

泰妹的發展軌跡與水果姐有所不同,甚至還比水果姐成功,但當她的凡人生活和Kanye的爭議讓她成了一個自甘受害的白人女孩而陷入困境時,她似乎也銷聲匿跡了。當她回來時,並沒有以任何方式參與政治時代精神,反而發布了2017年專輯Reputation的首波主打Look What You Made Me Do,這完全是關於她的,以一種娛樂的方式重回她所描述的仇恨、形象、爭議中。「當時我創造了這句話:『無須解釋一切,僅留名聲判決』(There will be no explanation. There weill be just reputation)。你想演,我就陪你演。」她向Ellen DeGeneres解釋關於Reputation時代的那句話,反應過度的天份昭然若揭。「這句話超級戲劇化的,還押韻,挺琅琅上口的,我就打算一直用了。」

在宣傳方面,泰妹向她的鐵粉送上LWYMMD,剛開始成績裴然,連續兩週排名第一,主宰了Twitter的討論;無論人們認為它是好還是壞,都會對明槍暗指的歌詞、空洞的旋律、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音樂盒鈴聲編曲做出反應。但這只適用於以人物對立為中心的首波主打,接著沒有一首單曲能與之前的壓倒性成功相匹配。(與水果姐的Witness不同,Reputation最終得到了很好的評價。)

Blank Space 截圖

泰妹終於從政治風暴中走了出來,也引發了一些疑問,這走出來的過程是否會以某種方式在她的音樂中呈現?但是 Me! 表明得很清楚,泰妹似乎想要把她上張專輯的過去一掃而空,而把小清新做為新單風格確實也是聰明的策略,只是顯得枯燥乏味。泰妹今年將滿30歲,但她的音樂聽起來比以往都更加稚氣,還不是以有趣的方式呈現這種稚氣。

水果姐和泰妹在電台或串流遇到的特殊問題可能是因為前40名流行音樂越來越細分。當然,其他流行天后已經想出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

Lady Gaga不得不進入一個幻想電影世界,讓她的音樂再次與聽眾連接起來;(在這個過程中, A Star Is Born比整個單身漢The Bachelor系列更重拾了白人異性戀愛的色彩,不過兩者我都很愛。)大杯妹目前正在處於她演藝生涯中最大的成功,因為像Thank U, Next7 Rings這樣的歌曲,她像水果姐一樣掉入陷阱,也讓她的愛情生活成為她的歌曲內容,像泰妹一樣。(儘管如此,她仍以明顯的自我風格做音樂,通過對音樂劇真善美(Sound of Music)的梳理,堅持自己對音樂劇的癡迷。)新人Billie Eilish即將以她的詭譎流行和藝校白人女孩的表演獲得她第一首登頂熱門百大的單曲,這對串流利基流行的時刻來說更為真實。Miley的話,鬼才知道她在想什麼

You need to calm down 截圖

(下篇即將到來,敬請期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